從筆遇見朱茜菲

樹頂上的紅蘋果日誌
快樂天使留言版
我你他的戀愛蜜語
一個菲常夢話系列
貓兒眼相片集
最大的快樂絮語篇
絕對心跳小點子
 
 

1 2 3 下一頁

 

 

 

 

 

紀小橒的日子過得快樂寫意。

早上醒來,慢慢從一片迷糊中甦醒,沒有刺耳的鬧鐘聲在耳旁「鈴鈴鈴」喧嘩,不必伸手亂抓,嘗試按熄放在床几上的米奇老鼠鬧鐘,然後跳起來飛撲下床,跌跌碰碰衝進洗手間。

因為紀小橒沒有時間束縛。

張開眼睛,她總會懶洋洋轉個身,在床上再賴好一會兒,坐起來伸個性感的懶腰,施施然爬下床去。

不必先去漱牙洗臉,而是先和放在窗台上魚缸堛漱K條小金魚,打個親親密密的招呼。

「早晨,『跳跳』。」牢牢地看著魚缸中那條不停上下游動,像在跳熱舞的小金魚,紀小橒嘻嘻笑。

「『獨眼龍』,昨夜睡得好嗎?」她的視線落在另一條一隻眼睛特別烏黑的小金魚上。

噢,當然還有一身漂亮青春顏色的「橙橙」、身上一條斜紋的「一條」和肥胖如小金球的「胖胖」……

所有小魚兒全比她早起,在魚缸中晨泳。

紀小橒愛剎這種生活,自由自在,無拘無束。

有時百無聊賴,有絲倦意,她會倒在床上睡個午覺,醒來半倚在窗前看夕陽西下。

大部分人眼中的頹廢懶散,不務正業,正是紀小橒心中逍遙自在,樂趣無窮的完美生活。

大學畢業後,她做過幾個月的程式設計員。

實在討厭坐在辦公間隔堙A一本正經對牢電腦「啪啪啪」打個不停,難道一生就在這「啪啪啪」聲中虛度,值得嗎?

况且身旁每個人的嘴臉虛偽浮誇,表面上笑容滿臉,冷不提防暗箭一支支發出。

據說有人背中多箭,尚不知飛箭從何而來,已氣絕身亡。

最可悲是逐漸失去自我和個性,成為芸芸眾生中一個模糊不清的曖昧印子。

可恨到最後,誰也分不清這個模糊印子,究竟是張三還是李四,所以紀小橒決定過自己喜歡的日子。

賺少一點,花少一點,完全不是問題,最重要是過她嚮往的生活,簡單樸素快樂輕鬆,沒有壓力。

紀小橒從來不崇尚名牌,平常一件T裇配牛仔褲,因為年輕,臉容快樂,所以看上去瀟灑無比。

背囊中永遠有巧克力和青蘋果,有時走在路上,隨意找來咬一口,只覺開心,像孩子似的容易滿足。

間中在公園中坐上半天,抬頭欣賞藍天白雲,看看花開花落,堪稱美妙。

她知道有人營營役役,工作至夜深,下班回家途中全城燈火通明,倒在床上狂發噩夢,只因工作太大壓力。

賺多一點點,失去自己的生活和個性,不值得。

她才不要做辛勤的螞蟻,勞碌一生。

其實紀小橒也有她的工作。

 

- 1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