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筆遇見朱茜菲

樹頂上的紅蘋果日誌
快樂天使留言版
我你他的戀愛蜜語
一個菲常夢話系列
貓兒眼相片集
最大的快樂絮語篇
絕對心跳小點子
 
 

1 2 3 下一頁

 

 

 

 

     

段曼棋的故事,從何細訴?

就讓我從她父親和母親分手說起。

段曼棋十四歲那年,父母分手。

母親這樣告訴段曼棋,「我和你父親……我們遺失了對方,再也找不到彼此。」

十四歲的段曼棋不太明白這個分手的解釋。

很久很久以後,段曼棋終於明白,無情的歲月改變了他倆,兩人的步伐不再一致,無法愉快地走在一起,終於成為兩個陌路人。

母親的第一段婚姻失敗後,孤寂了一段短日子,很快遇上另一個男人,三年後再婚。

母親再婚那天,是一個美麗的早上,天空蔚藍,陽光和煦,微風輕拂,正是一個結婚的好日子。

段曼棋清早醒來,換上一襲白色喬其紗修腰長裙,一張素臉清純如天使,準時到達酒店。

那個早上,母親看來格外明艷照人。

她對牢鏡子端詳大半天,站起來側側身,左看看,右望望,邊摸摸平坦的肚皮。

鏡中纖秀的身形如少女般標緻迷人,母親找回昔日的影子,不禁露出滿意的微笑。

段曼棋坐在沙發一角,努力裝上一個淡淡的笑容。

母親結婚,她總不能垂頭喪氣,但表現得太喜氣洋洋,看上去又有點怪相。

驀地她聽見母親發出一下輕輕的驚呼聲,她轉頭望去,只見母親臉色驟變,一隻手半掩右耳旁,雙眼牢牢地盯著鏡子。

「怎麼了?」母親的好友問。

「我的鑽石耳環……不見了。」母親的手仍輕按右邊耳珠上,不可置信喃喃自語。

「甚麽?」大家面面相覷。

母親急急低頭往地上尋找。

大家齊齊彎腰,向地上望去。

暗綠色的地氈上,哪有閃閃發亮鑽石耳環的蹤影?

「奇怪。」母親低吟,不解地把視線移向梳妝臺上繼續搜尋。

她回想今早她把鑽石耳環拿出來,然後戴上……

「怎麼一下子不見了?」大家七嘴八舌,齊齊往地上逐寸搜索。

「剛才明明還戴著。」母親一臉懊惱不解,露出焦慮的表情。

一顆亮晶晶完美一卡的鑽石耳環,眨眨眼如變魔術似的不翼而飛?

眾人低頭團團轉,母親的臉色因緊張泛微紅。

只有段曼棋沒有表情,默默坐在沙發一角,如隔岸觀火。

「仔細想想看,你一向粗心大意,究竟放到甚麽地方?是不是根本沒有戴上?」

「現在想想,好像今天沒有看見她戴過嘛。」

「是不是把鑽石耳環遺留在家堙H」

母親的好友議論紛紛。

「怎可能?左邊的鑽石耳環不是好好戴著嗎?」母親摸摸左耳上的鑽石耳環說。

大家只得繼續不停在梳妝臺上、地上、床上、小几上尋找……

只有段曼棋百般無聊,乘大家忙著找尋鑽石耳環,她偷偷溜出房間。

母親像個長不大的小孩,東西永遠不放好,不是今天遺失鑰匙,便是明天不見錢包……

比起母親,段曼棋像個小大人,喜歡把東西收拾得井井有條,整整齊齊。

因為她一直天真地希望這個好習慣,能令她留住所有她摯愛的人和物。

她乘電梯到大堂,在大堂默默繞了兩圈,觀看大堂內往來的客人。

穿著牛仔褲,踏著一式一樣球鞋,手拖手的年輕情侶……

拉著LV行李箱怱怱走過的女郎……

西裝筆挺,身形高大的外籍行政人員……

忽然,她轉向大堂轉角走廊的洗手間。

 

- 1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