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筆遇見朱茜菲

樹頂上的紅蘋果日誌
快樂天使留言版
我你他的戀愛蜜語
一個菲常夢話系列
貓兒眼相片集
最大的快樂絮語篇
絕對心跳小點子
 
 

1 2 3 下一頁

 

 

 

 

     

星期天  

 

心情指數:烏雲密佈中透一絲陽光

 

我不相信。

我不相信,這個星期天,電話的鈴聲一直響。

看看案頭上的鐘,不過是早上九時半。

誰在擾人清夢?

夢中一個男人輕輕拖着我,我們身輕如燕,在湖上散步,青葱的樹木倒影在湖上,像詩般優美的人間仙境。

那個男人正要轉頭望向我,電話鈴聲便來了。

在夢中,我輕呼:「不要醒,讓我看看他的臉。」

還來不及看清他的模樣,我已睜開眼睛,看見窗簾縫透進來的一絲白光,如烏雲密佈中透一絲陽光。

不過是一個夢?幸好是個美夢。

夢中我穿着白色雪紡長裙,像精靈般清麗脫俗。

也許待看清那個男人的模樣時,美夢可能變成噩夢。

電話鈴聲仍在響,如在拉警報。

我爬下床,找了好一會我的啤啤熊拖鞋。

要命!不知被我踢到哪堨h,找不著,只好赤着腳,跌跌碰碰衝出房間,因為衝得太快,踢到客廳玻璃小几的一隻腳,我抱着足趾,痛得呱呱大叫。

强忍着痛,拿起電話筒,電話的另一端正好「咔」一聲掛線了。

永遠對的《Murphy's Law》。

家堛犒q話從來不響,一旦響起來,永遠來不及接聽。

根據《Murphy's Law》,即使來得及接聽,也一定是找錯人。

我撫摸着紅腫的足趾,坐在沙發上, 「雪雪」呼痛。

看來,這是一天的「好開始」。

我從雪櫃找來冰凍的Bacardi Breezer,一口氣灌進口堙C

我需要一點清涼的感覺。

除了疼痛外,這個星期天,我需要一點感覺。

再看看,雪櫃空空如也,只有上次妙妙帶來的一盒芝麻水晶果子。

我把六粒水晶果子一口氣吃進肚堙A這是我今天的早餐。

然後我洗臉漱牙。

在湖上踏水飄過,景致真美,大概也需要一點輕功!

我得跑步,我要瘦身,如果沒時間,每天下班時或許可以在地鐵婼m跑,從第一節車廂跑至最後一節,再掉頭來過,也是項操練。

打開家門,正預備把門外的報紙拿進來。

住在對面的男人正好也打開大門。

 

- 1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