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筆遇見朱茜菲

樹頂上的紅蘋果日誌
快樂天使留言版
我你他的戀愛蜜語
一個菲常夢話系列
貓兒眼相片集
最大的快樂絮語篇
絕對心跳小點子
 
 

 

 

 

 

朋友告訴我,你回來了。

「是嗎?」我微笑,沒有再說話。

朋友看看我,低下頭,喝一口茶,不再答話。

你曾經說過:「地球是圓的,不停下來一直往前走,我們總有一天會相遇。」

「真的是這樣嗎?」我瞪大眼,傻裡傻氣地問。

那時候實在年青,所以喜歡說傻話!

那些喜歡說傻話的日子,現在回想起來,還真是快樂的。

你回來了!

你好嗎?這些年你好嗎?

仍然是那張溫柔的臉?好看得叫人目不轉睛?

 

四月重遊北京,晚上我坐在三輪車堙A穿插王府井的大街小巷,一路上閃爍的燈飾,各式各樣的三輪車,遊人,單車在我身旁飄掠……

一望無際的星空,柔和的夜風,真是個美麗的城市!

空氣中飄盪著浪漫和任性……叫我惘然地想起你!

我吃了北京填鴨,到過長城故宮明陵,在大大小小的胡同堸簞舊鉰遄C

你不會相信,我找到了那間我們買印章的店鋪,我停下來看了很久很久。

你記得嗎?那時候,最流行的是鄭板橋的『難得糊塗』。

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塊刻上『難得糊塗』的印章,沾沾自喜。

我非常堅決地告訴刻印章的:「我要『遊戲人間』!」

因為那是一塊送給你的印章!

你望著我微笑:「我從來不知道,這只是一個遊戲!」

我輕輕地說:「不要不要這樣認真!」

事實上我一直渴望那只是個遊戲,當遊戲結束時,我仍然是一個完整無缺的人。

那塊印章還在嗎?

不在也沒有什麼重要,生命中遺失的實在已經太多了!

一塊印章不過是一塊印章而已,如生命中的一枝筆,一本書,沒有什麼特別!

 

那個夏天我問你:「真的要走嗎?」

你點點頭。

「這個夏天走的人真多,不可以不走嗎?」

你微笑。

「不可以帶我一走嗎?」

你仍然微笑不語。

隔了好一會,我聽見我的聲音:「我明白,你只可以帶一個女人走。」

 

你走的那天是個美麗的晴天。

多麼多年了,但我仍然記得天空一片蔚藍,沒有雲。

我以為那天會下雨,但是沒有,就像我的眼堥S有淚光。

 

在北京,晚上我和朋友在酒店堻黹s,一個圓臉的女孩在彈奏二胡。

朋友問:「明天下午便走了,還有什麼地方想去嗎?」

我搖頭。

很想再去看看刻印章的店鋪,只是看看,

因為自你走後,生命中再也沒有任何值得刻下的字句。

我喝了很多,也許因為早一個晚上三輪車的遊蕩,一片無際的星空,柔和的夜風,在那哀怨的二胡聲中,我惘然地想起你。

你走後日子過得非常的寧靜,然後有一天我忽然明白,原來由始至終,在你心中,那的的確確,不過是一個遊戲而已!

 

- 完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