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筆遇見朱茜菲

樹頂上的紅蘋果日誌
快樂天使留言版
我你他的戀愛蜜語
一個菲常夢話系列
貓兒眼相片集
最大的快樂絮語篇
絕對心跳小點子
 
 

 

 

 

 

船開行的時候,我站在甲板,向在碼頭上送行的人揮手,雖然一個人我也不認識。

這是一隻美麗的郵輪,七萬噸多重,正離開溫哥華,展開亞拉斯加七日遊。

樂隊正彈奏著輕鬆悠揚的音樂,不少人開始隨著愉快的節拍擺動身軀,手舞足蹈,侍者拿著七彩繽紛的飲品微笑奔走。

我坐在甲板上的沙灘椅上,陽光灑在我臉上,我瞇著眼睛,仰臉享受那陽光。

天空一片溫柔的蔚藍,空氣中有鳥語花香,眼前盡是笑臉,耳邊傳來美妙樂韻和愉快的笑語聲。

這是一個美麗的世界,我告訴自己。

 

我穿著灰紫色的晚裝,踏進餐廳。

侍者把我領到角落堣@張小小的餐桌。

我點了紅酒,為自己挑了餐牌上最精緻的五道菜晚餐。

我一向吃很多,開心和失意的時候都如此。

這時候我看見他。

他和我一樣,獨自一人,坐在角落的一張餐桌。

我們對望數秒,我垂下眼,不再看他。

我喝一口酒,那苦澀慢慢自喉嚨流入心中。

晚餐後,我到賭場轉了一個圈。

我把剛換來的籌碼全押在輪盤的18號,中了,我勝利地拿著籌碼,轉身去。

「你今天可以走了。」不知什麼時候,他站在我身旁。

非常整潔舒服的一張臉。

「每次我都是hit & run, 我只玩輪盤,忽然有一個數字在我腦海中跑出來,就是那號碼,百試百中。」因為那張舒服的臉,我忽然說出心中話。

「這樣說,你已成了億萬富豪。」他恭敬地向我彎彎腰。

我被他逗得笑起來。

「去看show嗎?」

我搖頭,每個晚上都有不同的show,看得人眼花撩亂。

戲劇人生,台上台下一幕幕鬧劇,生活中每個人都是演員,再也不必往台上看。

「往甲板上走走。」他提議。

夜很靜,有涼意。

「可有到過船上的“Single & Mingle”party?」

「沒有興趣。」我搖頭。

「為甚麼一個人上船?」

「原本來的人不能來。」我抬起頭,今夜沒有月光。

他點點頭。

「他的太太碰上車禍,下巴縫了三針。你呢?」也許因為那夜風,我忽然覺得異常的輕鬆,可以暢所欲言。

「原本來的人覺得要再仔細想想。」他垂下頭苦笑。

我微笑:「一個女人可以仔細想想,而仍然有人願意等,真是件樂事。」

「但是你昉@做等待的那個,不是嗎?」

「那是因為我已過了可以仔細想想,而仍然有人願意等那幾年。」我拍拍他,哈哈大笑。

他望著我,搖頭大笑。

那夜雖然沒有月光,但是空氣充滿浪漫,那是一個美麗的晚上。

 

我們到達亞拉斯加首府Juneau,一個可愛的小鎮。

傍晚,我們乘小船出海看鯨魚。

冷,冷得不得了,我們在刺骨寒風下瑟縮抖顫。

茫茫大海,一分一秒,半小時過去了,仿似是漫無止境的等待,正準備放棄的時候,鯨魚出現了!

一群活潑頑皮的海豚伴著牠在海中翻觔斗,牠倒立在海中好幾秒,露出牠獨特的標誌如剪刀的尾巴,一剎那間,所有人都忘記了那冷,那等待,只懂得發出一下一下的驚嘆和歡呼聲。

「也許一切的等待都值得,是嗎?」我問他。

他望著我,無言。

 

下船的時候,也是一個美麗的晴天。

「什麼時候回香港?」

「明天,回家了,真好!」

「是的,回家了,真好!」他已經回到家了,溫哥華是他的家。

我們彼此凝望片刻。

「謝謝你,這假期非常愉快!」他慢慢地說。

我看見他眼中的溫柔。

我微笑點點頭,轉身離去。

也許我應該轉頭望他一眼,就只望他多一眼,讓我可以記得他的臉多一點點,就只多一點點。

但是我沒有。

也許他目送我離去,也許他像我一樣,一直往前走,沒有轉頭再望我一眼。

我不會知道。

我們就是這樣遇見和說再見的。

 

- 完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