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筆遇見朱茜菲

樹頂上的紅蘋果日誌
快樂天使留言版
我你他的戀愛蜜語
一個菲常夢話系列
貓兒眼相片集
最大的快樂絮語篇
絕對心跳小點子
 
 

   

 

第一次遇見雲致,是在朋友的家,想起來那已是多年前的事。

那是個美麗的早上,天空一片奇異的灰藍。

剛踏進門,我看見一個女孩子正在仰頭大笑,她的臉容清秀,眼神憂鬱,一頭短髮卻仿似男生。

正巧她看見我,我們兩人凝視片刻,誰也沒有說話。

那天之後,我們很快成為好友。

我們住得極近,多少個晚上,雲致一個電話,我帶瓶好酒,在她家中,痛快地聊個天南地北。

一次,我病了,夜間雲致到訪,坐在床沿,一臉溫柔和關注:「怎麼了?」

我忽然感動,不只是為了那一臉的關注和溫柔,好像還有許許多多別的。

我看著她,忽然很想摸摸她的臉,但是握在被窩中的手卻動也不敢動,心跳得出奇的快,臉孔紅紅的,久久沒有答話。

雲致還有一個習慣,最愛一邊駕車,忽然轉頭朝我笑笑。

那笑容有許多掩飾不住的喜悅和滿足,連眼神也充滿無盡的笑意。

我覺得那笑容眼神很特別,每次我總是訕訕地別轉臉,但心埵酗@絲暖意,慢慢自心底昇起,滲透全身,整個人說不出的舒暢和溫馨。

那輛車,像一直的往前,駛向永恆,一種天荒地老,永永遠遠的感覺。

那天終於到了,我把結婚的消息告訴雲致。

雲致點點頭,垂下眼,微張的唇仿似有話說,卻很快又合上了。

第二天我們碰見,雲致雙眼微腫,我輕聲問:「怎麼了?」

雲致仿似聽不見,沒有答話。

我抬頭看天空,問:「怎麼了?剛才仍是好好的,現在像快要下雨了。」

話才說完,豆大的雨珠落下,我們只好aa走避。

就在那天,我第一次發現雲致的臉比任何時刻,更像一個女孩子,那張臉細緻而肅穆,帶著女孩子特有的矜持和含蓄。

我站在她的身旁,感覺卻非常遙遠,很想很想走近一步,但不知為何,跨過這一步,卻如同跨過千山萬水。

而我知道,這一步,是再也跨不過去了。

 

- 完 -